前言

邪教反社会、反人类,是全人类的公敌。20世纪中国有本土“传统”类型的邪教发育,也有境外邪教的输入,以及打着气功、特异功能旗号的“类邪教”、有害功法,它们在世纪末汇为潮流,严重威胁国家政权和人民群众的生存安全。中国公安大学王清淮教授曾著有《中国邪教史》一书,深受反邪教领域专家学者和广大读者的喜爱。今又五年磨一剑,于2021年撰写出《当代中国邪教史》,该书全面梳理了当代中国邪教的产生原因、发展过程以及现实危害,对于普及当代中国邪教问题、认清邪教危害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。 



  • 前言

    邪教反社会、反人类,是全人类的公敌。20世纪中国有本土“传统”类型的邪教发育,也有境外邪教的输入,以及打着气功、特异功能旗号的“类邪教”、有害功法,它们在世纪末汇为潮流,严重威胁国家政权和人民群众的生存安全。

  • 一、中国邪教大系

    邪教与正统宗教的关系错综复杂。一方面,每一宗邪教都冒称宗教,给人感觉它们与正统宗教的分支或新兴宗教;另一方面,每一宗邪教都按照自己的需要对正统宗教进行若干改造,进而取为己用,而邪教的改造与诛求没有底线,宗教在它们那里被任意肢解。

  • 二、内丹术

    “气功”,是内丹术在20世纪的强势复活。气,在中国文化语境中指向比较宽泛,医者用“气”指代那些他们很难解释清楚的生理病理以及医疗现象。所以一旦中医“医生”以气论说病情时,意味他对这个病例已经束手无策,寄希望于患者自身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以及说不清的某种“力”。但这也正是“气”的奇妙之处。

  • 三、有害气功与伪气功

    将导引称为“气功”,是河北威县人刘贵珍的首倡。1950年代,刘贵珍主修“内养功”,内养功,其实是名声不佳的“内丹术”的委婉说法,1957年,刘贵珍主持在河北省第二干部疗养院、唐山疗养所、北戴河疗养院等地组建“气功疗养院”,把“内养功”正式改称为“气功”。

  • 四、特异功能

    与以上东北籍和各地的气功师们相比,同为东北籍的张宝胜却是个异类。

  • 五、“科学”的骗术

    伪科学以科学面目现世,20世纪邪教与伪科学相伴而行,因为两者实为近亲。伪科学很得意这项揶揄科学的比喻:“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,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!”